首页 > 书库 > 《大城小恋》大城小恋滕肖澜 诱受 大城小恋娘受

大城小恋

出版已完结

主角叫刘芳芳,王琴的小说是《大城小恋》,它的作者是滕肖澜最新写的一本出版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清晨,五点不到,刘芳芳推着卖大饼油条的小车,来到小区附近的自由市场。这里已经聚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贩,卖菜的,卖肉的,卖干货的,卖水

|更新:2019-09-06 12:47:1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刘芳芳,王琴的小说是《大城小恋》,它的作者是滕肖澜最新写的一本出版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清晨,五点不到,刘芳芳推着卖大饼油条的小车,来到小区附近的自由市场。这里已经聚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贩,卖菜的,卖肉的,卖干货的,卖水

《大城小恋》免费试读

清晨,五点不到,刘芳芳推着卖大饼油条的小车,来到小区附近的自由市场。这里已经聚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贩,卖菜的,卖肉的,卖干货的,卖水果的。刘芳芳把煤筒生火,将大饼一个个贴在里面。起了油锅,面粉搓成长条,一根根扔进去。热气升上来,熏得她满脸通红。

起初人很少,渐渐的,天亮了,人也多了起来。“一付”、“两根油条”、“一个大饼,咸的”……人们拿走大饼油条,在一旁扔下几个硬币,或是一两张纸钞。刘芳芳像个陀螺那样不停地转,做大饼,贴大饼,做油条,下油条,收钱,找钱——几年前纺织厂下岗后,她就一直待在家里,也想过找别的工作,可一来没文凭没手艺,二来市道也不对,连大学生毕业都找不到工作,她还能有戏吗?曾经干过一个扫大街的活儿,不到两个礼拜就不干了,活累,钱少,还被人看不起。葛大海说,你就待在家里吧,我赚的钱够养活你们母子的。她便安心地当起了家庭妇女,做家务照顾儿子。一晃就是好几年。

大饼油条看起来简单,里面的功夫却一点也不简单。上海滩有多少卖大饼油条的?原料干不干净,味道正不正宗,老吃的人一吃就能吃出来。上培训课那几天,刘芳芳还是花了些心思的。不认真学,做的东西没人买,亏的都是自己的钱。

生意还算过得去,看样子今天保本应该没问题。刘芳芳心情稍稍轻松了些,嘴里还哼起了歌。十点多钟收摊回家,王琴照例又在门前徘徊。她应该是回过自己家了,还换了身衣服。她看见刘芳芳,叫了声“阿姨”。刘芳芳看也不看她,只当没听见。开门进屋了。

刘芳芳打定主意,想:随便你怎么样,哪怕你死在我家门口,或者把全世界的人都叫过来,我也不会管你。

吃过午饭,刘芳芳去菜场买菜,王琴跟在她身后,既不十分靠近,也不离得很远,始终是那么十来步的距离。刘芳芳也不多话,任由她跟着。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。到了菜场,刘芳芳买了半斤大头虾,拿在手里觉得份量不对,小贩嘴巴还硬,说不信你就去校秤。刘芳芳真的去校秤了,结果是少了二两。小贩无奈,又扔了几只虾进去。刘芳芳说再加几只,小贩死活不肯了,话讲的很难听——烦死了,总共也就半斤虾,吃不起就不要吃——刘芳芳气愤极了,想和他吵,又吵不出口,涨红了脸僵在那里。

这时,王琴出场了。她上前二话不说,抓起一大把虾就往塑料袋里放。刘芳芳愣了愣。小贩凶霸霸地道:你这小姑娘找死啊。王琴朝他看看,说:我爸爸的车就停在外面,有种你再凶。小贩被她这话说得一怔,朝外张望,依稀看到一辆警车,脱口道:你爸爸是?王琴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,拉起刘芳芳就往外走。小贩愣在那里,摸摸头,兀自搞不清状况。

到了外面,刘芳芳问她:怎么回事?王琴道:这种人禁不起吓的,我随口一说,他就吃瘪了。说罢咯咯直笑。刘芳芳朝她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会儿,叹道:你真厉害啊,谁碰到你,都吃不消。王琴摇头说:我才不厉害呢,我爸爸一直说我像傻大姐。刘芳芳嘿的一声:你要是傻大姐,那天下就全是傻大姐了。

王琴哈的一笑,露出嘴角两个酒窝。

刘芳芳意识到不能和她多话,自管自走了。王琴依旧跟在后面。到了家,刘芳芳走进去,把门一关。王琴也不说话,在一旁楼梯坐下。刘芳芳从猫眼里见她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来看,便想,你倒是用功,讨债看书两不误。

傍晚时分,刘芳芳将晚饭做好,摆在桌上,拿纱罩罩了,换身衣服出来。王琴正在啃个面包,见到她,立即站起来,问:阿姨,你去哪里?刘芳芳忍不住道:你倒管得挺宽,你是我什么人?绕开她,下楼了。

赶到铁道局刚好是下班时间,刘芳芳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见马副总的车开出来,便拦在前面,招招手。马副总把车窗摇下,探出头,一脸不耐:

“喂,你到底有完没完?胃口好死了是吧?”

刘芳芳走上前,说话言简意赅:“领导,帮帮忙吧,再多给一点。”她发现这阵子自己的脸皮很有长进,这么大摇大摆地讨钱,居然也不觉得尴尬了。

马副总“哎哟”一声,重重地把车窗摇上,开走了。

刘芳芳望着车渐渐驶远,好像也不感到失望。意料中的事。正如她不会把钱给王琴一样,马副总又怎么会轻易妥协呢?反正她有的是时间,无非就是每天损失两块钱车票。上午卖大饼油条,下午讨债。也蛮好。刘芳芳从王琴身上意识到——心态很重要,不能急,也不能放松,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,坚持到底才有希望。刘芳芳看了看表,五点一刻。葛小江五点半到家,她要赶回去看着他做作业。这个小赤佬,都已经毕业班了,还是很不自觉。

葛小江并没有回家。刘芳芳等到六点半,意识到有些不对了,便给他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。班主任说,葛小江五点不到就放学了,应该到家了呀。刘芳芳挂掉电话,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。

她沿着儿子放学的路找去,看到穿相同校服的学生,便停下来问——见到初三(四)班的葛小江吗?那些学生都摇头。刘芳芳手心都出汗了。又走了一段,远远的看见个人影,像是葛小江,急急地上前,一看,果然是葛小江。他手拿一个蛋筒冰淇淋,边走边吃,嘴角还挂着一块奶油。旁边跟着王琴。

刘芳芳心一宽,脸却板下来。葛小江见到妈妈,有些慌。刘芳芳问他:去哪儿了?他结结巴巴地说:没、没去哪儿。刘芳芳正要发火,瞥见王琴在一旁,不想当着她的面训斥儿子,便道:走,回家,饭都凉了。

葛小江歪背着书包走在前面,刘芳芳在后面跟着。王琴轻轻叫了声“阿姨”。刘芳芳不吭声。王琴也不介意,与她肩并肩走着,说的还是那句话:

“阿姨,你什么时候把学费给我啊?”

刘芳芳哼了一声,懒得搭理她。王琴又道:“阿姨,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啊?”

刘芳芳不答,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回到家,吃过晚饭,刘芳芳打开门,要下楼倒垃圾。王琴正在门口看书,见她出来,顿时站起来,说:阿姨,我帮你倒。刘芳芳让开了。然而王琴手脚快,一把便将垃圾抢了过去。她噔噔跑下楼梯,一会儿又上来。

刘芳芳皱着眉头看她。“你这个人啊——。”

王琴笑笑,两手一拍,又坐在了阶梯上。刘芳芳本想进去的,迟疑了一下,“我说——你还是回家吧,一个小姑娘老是这么坐在楼梯上算怎么回事,又不是叫化子——”王琴打了个呵欠。刘芳芳瞥她一眼,知道讲了也是白讲,“算了算了,我也不说了,我要是能把你说通,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。”

刘芳芳摇了摇头,正要进去,忽的心里一动,话便从嘴边蹦了出来:

“哎——我跟你商量个事。”

王琴抬头看她:“你说呀。”

刘芳芳把赔偿金的事告诉她了。“其实我和你是一样的,都在跟人家讨钱。我要是讨不到这笔钱,别说你了,就是连我儿子的学费都成问题。你本事比我大,鬼点子也多,这样——你要是能帮我把钱讨到手,我就把学费给你。”

刘芳芳飞快地说完,朝她看,心跳个不停,还有些不好意思。她想,乱了,乱了,怎么跟她说这个了。王琴眨着眼睛,思考了一会儿,忽道:

“阿姨,其实刚才,我带葛小江去看花车了。”

刘芳芳一愣,没反应过来。王琴继续道:

“这两天是花车展演,全世界漂亮的花车都在上海,从虹桥到南京路,热闹得不得了。我问葛小江,想看吗,他说想看,我就和他一起去了。”

刘芳芳有些气了。“你这个人怎么回事,不晓得他现在是毕业班吗?你是不是想害他?你——”忽的心里一凛,有些明白了。

王琴缓缓地说:“上海很热闹的,天天都有新鲜玩意儿。葛小江喜欢玩,我就带他去玩。今天玩不够,明天再去玩,明天不够就后天。你要是不把学费给我,我就天天带他去玩——阿姨,那个马副总肯定也有小孩的,对吧?”

刘芳芳有些惊恐地看着她,心里已经明镜似的了。这的确是个好主意。刘芳芳还没觉出高兴来,背上已经冒冷汗了。她没想到这小姑娘会这么阴险。天底下没有不了解儿子的妈妈。刘芳芳太知道这个宝贝儿子了——脑子里永远缺根筋。哪怕明天考试,今天让他出去玩,他多半也会屁颠屁颠乐呵呵地跟着去的。这小姑娘把葛小江的性格摸透了,也把刘芳芳摸透了。

“阿姨,你说我这个法子好不好?”王琴笑咪咪地问她。

刘芳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这么好的法子,我让给你先用好了,反正我们现在是一条道上的,谁用都一样。”王琴竟还开起了玩笑。

葛小江在前面走着,一会儿脚下踢块石头,一会儿好好的,又去招惹路边别人家溜的狗啊猫的。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。

刘芳芳看着葛小江,便想到马副总的儿子,那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——她心疼儿子,马副总当然也是一样。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这本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,她暗骂自己竟此刻才想到。

大学二年级的学业很轻松,马国亮隔三岔五就溜回家。家里多舒服啊,有人洗衣服有人照顾,饭菜也比食堂可口许多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大城小恋》精彩评论

    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大城小恋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滕肖澜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压博体育app不给提现怎么办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