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腹黑帝王逗邪后》腹黑帝王的心尖宠 完结版 腹黑帝王逗邪后精彩内容

腹黑帝王逗邪后

穿越已完结

《腹黑帝王逗邪后》由网络作家萧凡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洛冬,林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记忆里,雨小姐真有这样的想法,可天不遂人愿,她的一生注定要为雨氏一族所累。所以才不惜欺骗月牙儿,只身投入江湖,投入那刀头舔血的另一

羽书文学|更新:2019-01-31 16:12:2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腹黑帝王逗邪后》由网络作家萧凡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洛冬,林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记忆里,雨小姐真有这样的想法,可天不遂人愿,她的一生注定要为雨氏一族所累。所以才不惜欺骗月牙儿,只身投入江湖,投入那刀头舔血的另一

《腹黑帝王逗邪后》免费试读

记忆里,雨小姐真有这样的想法,可天不遂人愿,她的一生注定要为雨氏一族所累。所以才不惜欺骗月牙儿,只身投入江湖,投入那刀头舔血的另一重命运。

雨蝶飞轻叹一口气,习惯性的用手去托镜框,这才想到自己已经不是近视眼了。

抬起的手有些尴尬,拇指一转去蹭了蹭颧骨,嘴角一弯:“谢谢你月牙儿,你是个好人!”

月牙儿瞪着眼睛:“小姐,今日你是怎么了,那么奇怪,说奇怪的话,做奇怪的事……不过,月牙儿还是喜欢奇怪的你!以前,你太闷了,什么事都闷在心里,对身体不好。不管小姐遇到了什么,既然能让小姐开朗些,月牙儿就觉得一定是好事!”

雨蝶飞撅了撅嘴巴:是好事!她雨大小姐金蝉脱壳离开了这是非之地,换本小姐来替她活着,活受罪!而她呢,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快活呢,切!

“行了,去拿把剪刀,帮我把枯掉的头发剪了。”

在蝶飞的指挥下,雨小姐原本及腰的柔顺长发被剪得七零八落。月牙儿心疼地扁着嘴:“小姐,这头发,好可惜啊,你到底是怎么弄得?”

“雷劈的!”她没打算瞒。

“真是雷劈的呀,那你有没有事啊?”月牙儿想把雨蝶飞翻来覆去看一遍,却被她给挡开了。

“没事!剪了的以后还能长回来哈。给我找套你的衣服,然后打桶热水来,我要洗个澡。顺道提壶白开水来,没茶叶就喝白开水吧。”

“是!”

等了好久,月牙儿才抱着一套粉色的宫装回来。

看她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,心里立刻明白了七八分:“怎么,难不成连桶水都不给我吗?”说着嗅了嗅自己身上,果然有股子酸味儿,shit!她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?

月牙儿气愤地将手里的茶壶放在桌上:“太可恶了,都说是皇后娘娘要了,可厨房的人说大伙儿都忙着贵人们的晚膳,没空给小姐烧水。喏,厨房还剩下一些凉白开,让小姐将就着!”说完,眼睛都红了。

事情发展成这样,雨蝶飞是真的火了。这些细枝末节总不会是那未曾谋面、日理万机的便宜夫君吩咐的吧!

岂有此理,后宫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。

沉沉呼出一口气,尽量让自己不发火,“好!去院子门口把着风,任何人不得进来,小姐我要沐浴!”

月牙儿疑惑道:“小姐,都没热水,难不成要用凉水?不成啊,虽说这春末夏初的气温有些高,但小姐千金之躯万万不能这般折腾啊!要不这样,奴婢虽然不曾干过粗活儿,好歹还算聪明,可能一学就会呢。小姐你等等,奴婢这就去学着烧火,我就不信那些厨娘连烧火都不肯教。”

不再理月牙儿,一把扯了自己的束腰带,几步走到外面的走廊上。

“哎,小姐……”月牙儿刚出来就有一个黑色的物体兜头而来,七手八脚扯下挂在头上的黑色衣衫,便看到一条白花花的身躯“嗤嗵”一下窜进了小河里。

月牙儿心脏剧烈抽动:“小姐!你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脱衣下河呢……@#¥%……”

雨蝶飞如同一条畅快的小鱼在河底游动,自然听不到月牙儿那些说教。直到肺部的氧气即将用完,她才浮出水面:“呼——”好不舒畅,方才郁结于胸的那些东西似乎一瞬间就没了。

出水芙蓉,柔光万丈,精致的容颜,美丽的雪颈在河水的滋润下越发迷人,锁骨在水下若隐若现,大红的肚兜包裹着胸口的浑圆。

远处的揽月亭中,嬴靖存一身黑色龙袍,长身玉立,不经意地远眺竟然就看到这样一幅美景。

日头斜去,波光粼粼的水面似泛着一层金色。她甩了甩脸上的水珠,匆匆一瞥,那双眸子灵气逼人,比之那波光粼粼的水面还要耀眼几分!

正待细细看去,那美人儿却一个猛子下去,化作一条鱼儿游开。

“洛冬,那是何处?”

一旁手持拂尘的大太监急忙上前,目不斜视:“回陛下,那是兰林宫。”

“朕当然知道是兰林宫。”

听到这有些不悦的话语,洛冬伸了伸脖子:“是内宫安置粗使宫女的地方!初八那晚,塍王殿下将右相千金送入宫来,故而那兰林宫如今也是皇后娘娘的栖身之所。”声音越说越小。

“皇后?”

洛冬面露难色:“皇上只下了封后的圣旨,并没有赐仁德宫入住。”

嬴靖存眸色一沉:“既如此,那就住着吧!”说罢,一拂袖下了揽月亭。

要怪,就怪你是雨浩宗的女儿!

雨蝶飞套上里衣,拿帕子绞着头发,全然不知美人沐浴让某人看了去。院门口传来月牙儿的声音:“不能进去,皇后娘娘吩咐了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

“拉开!”一个冷厉的女音响起,月牙儿就再也没有出声。

雨蝶飞不爽地皱着眉头,想必月牙儿被堵了嘴巴:这该死的破地方,就没个消停的时候。

抬头看了看蓝色的天空,几只鸟儿鸣叫着匆匆飞过。哎,什么时候能离开这破地方啊,她才不要当青蛙。这日子,雨小姐都不愿意过,难不成她还能老老实实待下去?

“方才还在想,皇后娘娘让个贱婢守着院子,到底在里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,原来还真的是见不得人啊。”

不用回头,就知道来了大队人马。不理那些,她是皇后她怕谁?雨蝶飞悠哉悠哉地将那身粉色宫女装套在身上,又理顺发丝,这才缓缓转过身。

“月牙儿呢?本宫都说了,本宫讨厌阿猫阿狗,你是怎的看院子的!”那一转身,精致的脸庞上满是怒气,微微抬起下巴,端的是一身倨傲。那气势俨然就在说:对面人多又怎样,本小姐不怕!

被两个太监堵上嘴押在一边的月牙儿拼死挣扎,愣是没能挣脱太监的魔爪,只愤怒地拿眼睛剜着太监。

雨蝶飞双目一沉,朝着为首一身枚红色宫装的女子说道:“什么东西,竟敢私自扣押本宫的婢女!放开她!”

那女子初见这样的雨蝶飞倒是愣住了:“哼,皇后娘娘的婢女好大的脾气,居然敢挡本宫的驾!”

“本宫问你是什么东西!”

“你……”那女子身侧的宫女刚想喊“大胆”,却立刻意识到这两个字不妥,“我家主子是明惠宫的贤妃娘娘,今日特来拜见皇后娘娘,可这贱婢居然敢挡娘娘的驾。”

雨蝶飞冷哼一声,那两个太监竟然还是不放手!“拜见本宫?本宫同意你进院子了吗?本宫的地方是你们想来就来的吗?本宫的婢女是你们想教训就教训的吗?好大的胆子!”

贤妃暗自磨牙杏眸眨了眨:“放了那贱婢!”

《腹黑帝王逗邪后》精彩评论

    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萧凡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洛冬,林宫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萧凡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腹黑帝王逗邪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洛冬,林宫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压博体育app不给提现怎么办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